综合新闻

财经新闻

文化体育

周刊专刊

  • 信报官微
  • 读者俱乐部
第10版:主格·书品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综合新闻

第03版
综合新闻

韩松凭《驱魔》获第八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
当你的医生是智能人时……
王菲

《驱魔》明信片

    近日,第八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典礼在京举行,著名科幻作家韩松凭《驱魔》获最佳长篇科幻小说金奖和科幻电影创意金奖。韩松是新华社记者,也是中国当代最重要的科幻作家之一。刘慈欣说他自己写的是二维科幻,而韩松写的是三维科幻。“如果说中国科幻是一个金字塔,二维科幻是下面的塔基,而三维科幻则是塔尖。”刘慈欣评价说。

    那么,这本《驱魔》到底因何受到刘慈欣的盛赞呢?记者发现,该书拓展了热门影视剧中对人工智能的探讨疆界,展现了一个被智能机器人控制的世界。在你感觉医患关系紧张的时代里,你想要的最高级的医疗时代都在《驱魔》里了……不过,等你读完小说,你会对现在抱怨的人类医生们感激不尽的。

    影视作品也热衷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AI)主题的影视剧在近两年越来越热门。在当前预测人工智能发展、探讨人工智能科学伦理的影视剧大都以为人类奴役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机器人的觉醒反抗为故事主线。比如近两年在中国观众中口碑极高的《真实的人类》和《西部世界》两部美剧便是如此……

    在获得奥斯卡奖提名的电影《机械姬》中,被人类科学家强暴羞辱的人工智能机器人表现出他们骇人的智慧:他们不但能在性格测试中欺骗人类,还能设置计谋将残暴的人类科学家锁进控制室,在他的喊叫声中逃之夭夭。

    今年上映的电影《银翼杀手2049》更探讨了一个更为宏大的主题:当人工智能机器人已经无法分清他们与真实人类的区别时,他们如何复活自我意识,又如何摆脱人类的控制走向独立呢?

    ●《驱魔》讲什么? 

    人变成智能人的医疗奴隶

    相比于以前这些著名影视剧,《驱魔》这部小说展现了一个更为“先进”的人工智能世界:人类的医疗系统已经被人工智能机器人所接管,真实的人类病人则成了“反抗军”。我们现在都对医疗系统中即将出现的人工智能翘首以待,比如现在刚刚出现的“胶囊胃镜”便让胃病患者免去了传统胃镜打麻药、插管子的痛苦;在未来的医疗中,心脏安支架、做心脏搭桥手术、癌症手术等都可以靠人工智能机器人来完成。

    然而,一个高度人工智能化的医疗系统是什么样呢?让我们看看韩松对未来医院的描写:一只银光闪闪的机械手伸来,把病人的衣服剥光。一件形若蜈蚣的金属物嗞嗞啦啦爬到他身上,从脸、肩、胳膊到胸,再到腹部和生殖器,游走一遍。在提示音下,病人嘴对一面镜子吹了一下。镜子发出模拟人声:检测人体抑癌基因的变异蛋白质DNA……接下来,病人吞下一个把芯片、电视照相机、无线设备集纳在一起的阿斯匹林大小的智能药丸。又传来干巴巴的声音:进行食道和肠道检查……

    你或许会向往如此发达的医学检查手段,然而在主人公杨伟接受过全面检查后,人工智能机器人把他送回了一间病房。病房中的病人们穿着如太空服一样的“病号服”,浑身上下插满了管子。杨伟拒绝进入病房,却被人工智能机器人强行塞了进去。病房里禁止开窗,据说窗外都是病毒。

    这是韩松为我们勾勒出的一个“高科技”的未来:技术空前进步,但人工智能已经失控,人类成了医院里的奴隶。

    治疗最好方法是干掉病人

    小说中,主人公杨伟在红色海洋上的医院船上醒来了,他发现自己失去了记忆。在这艘医院船上,每个病人都可以进行最先进的检查治疗,但他们无一例外都失去了自由。控制医院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残暴而疯狂,他们对病人进行无度治疗甚至认为治疗病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干掉病人。

    看到此处,读者真的要后脊梁发凉,想想我们现在抱怨人类医生态度不好、技术不够精湛,但那都是人类最真实的情感和能力的反应,人类医生尽管能力有限却本着治病救人的目的行医。而人工智能时代里,最先进的医疗仪器可能随时判我们死刑。我们命不该绝的时候,人类医生会尽力救治,而人工智能医生让我们“早死早超生”。或许,在我们对医生满腹牢骚的时候,我们已经身处人类历史上最好的医疗时代了。

    原来生病和治疗都是假的

    人工智能时代,虚拟现实是否会控制我们的生活呢?韩松在小说中勾勒出一个“惊喜连连”的虚拟现实:主人公杨伟惊讶地发现,他莫名其妙被送到医院船上是为了治疗他在世界大战中受到的战争创伤。他被敌人植入了“病魔”,人工智能医生则要帮他“驱魔”。杨伟为了寻找失去的记忆,冒着生命危险,联合病友在船上探险,游历了高科技的医疗中心、换头术核心区、意识上载室、末日“坛城”新世界、藻人养殖场、火葬场与食堂联营体等诸多胜景,渐渐发现了医院船的秘密。原来,他进行的治疗是虚拟治疗,连世界大战的记忆都是虚拟出来的。

    到底什么才是真的?人类生活已经被人工智能设置的虚拟现实控制了,人类自己根本无法看清哪个是虚拟的梦幻哪个才是真实的生活。绝望至极的杨伟跳入医院船所在的红色海洋求死,但就连红色海洋都是虚拟的……以杨伟为代表的人类生活在一个层层相套的、无法逃出的虚拟世界中,他们生活在虚拟的意识当中,成为人工智能技术把玩的玩具。

    ●《驱魔》现实意义 

    辛辣嘲讽现实中的虚伪

    韩松在《驱魔》中勾勒的人工智能世界令人毛骨悚然。在这部小说中,人类要反抗自己制造的人工智能却无法获胜,人类已把自己囚禁在自己亲手制造的科技世界中。比起国外热门的人工智能影视剧作品,韩松的小说《驱魔》更具前瞻性,对人工智能技术泛滥给人类带来的灾难性成果也展望得更为深刻。

    当人们还在探讨如何对人工智能机器人给予平等的待遇时,韩松已经看到人类被科技毁灭的那一刻。而《驱魔》中一层层走不出的虚拟现实也是对现实中社会虚伪的辛辣嘲讽。人类社会如人工智能机器人一般控制人的思想,对人类后代灌输大量经过歪曲改写的历史知识和历史观,以及无法兑现的政治谎言等,都如泛滥的人工智能一般需要人类自己去挑战和抗争。

    信报记者 王菲

|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晨报|千龙网|北青网|竞网|北京地铁|联合辟谣平台|

北京日报报业集团主管主办   京ICP备13009244号   京新网备:201000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809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资质公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