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财经新闻

文化体育

周刊专刊

  • 信报官微
  • 读者俱乐部
第15版:主格·书品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北京新闻

呼葱觅蒜出版绘本《一生所爱》
悟空紫霞“无脸”也动人
刘珲 刘杭

    古风现已成为当今社会流行的元素,诸如歌曲、影视剧、文学、漫画等,但凡和古风沾边的都极受很多年轻人喜欢,而在古风绘画圈里,最有特点的莫过于专画“无脸”的画家呼葱觅蒜。无论是《大话西游》中的至尊宝与紫霞,还是近年来热剧中的花千骨、若曦、允贤,她笔下的人物全都“不要脸”,但你却能从人物身上的其他细节分辨出是谁,隐去五官反倒让大家能有更多的遐想空间,画中人的喜怒哀乐全凭观赏者当时的心态。呼葱觅蒜的两本新书《一生所爱》和《浮生绘梦》即将出版,近日,信报记者专访到作者本人,聊了聊那些古风无脸人背后的趣闻。

    网名

    出自蒲松龄作品

    呼葱觅蒜,本名王晓艺,90后大白羊,这位在微博上人气极高的画家,她的笔名是大家最好奇的,这源自蒲松龄《绰然堂会食赋并序》中,“夫然后息争心、消贪念,箸高阁、饼干咽,无可奈何,呼葱觅蒜”这段话,她觉得描述弟子吃相的词很有画面感,于是就用作笔名,网友们都认为这是一个有“味道”的名字。

    至于画风清奇的无脸画,她表示一开始还是画脸的,可觉得画了五官就显得俗气,于是干脆“不要脸”,没想到却在网上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她表示,“一个人物如果画了脸那就把人物框死了,倒不如让观赏者的心境去决定那究竟是一张笑脸还是哭脸,同一张无脸画给不同的人去看,则会有不同的感觉,这是件很神奇的事。”

    作品

    《一生所爱》:成电影重映版海报

    近日《大话西游》加长版重映的消息又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而呼葱觅蒜所创作的西游系列无脸画不仅成为了此次重映版的海报,同时多年来粉丝们期盼已久的《一生所爱》绘本集也在网上开售。当翻开这本勾起无数大话西游粉丝回忆的书,耳边一定又会想起那首同名的经典歌曲。

    呼葱觅蒜本人表示,她在小学的时候受爸爸的影响,就把电影《大话西游》看了数遍,“不仅是故事好看,演员也很好看,朱茵是我的女神,太美了!”

    她还说,创作这一系列作品时因为真心喜欢电影,同时也是在探索自己的画画风格,一开始只是一些随笔,并非照着电影场景去复制,而是电影里的情节深深印刻在脑海里,自己只是从场景里抽离出代表元素,重新进行构图整合,比如紫霞和至尊宝站在一堆脸谱前,说“我的意中人在附近”,这一段情节画出来会很有形式感,是自己最为满意的一幅。

    此次新书《一生所爱》中除了有大家熟悉的经典场景,还有一张大话西游所有演员的合照,以及蜘蛛精五百年前后样子的对比,这都是作者的小心思小原创。

    作者还在书中写道:有时画到情深,想到那些“相亲不得接近”的缘分不自觉热泪盈眶,收笔时又犹如大梦初醒。

    《浮生绘梦》:我的霸气都放进画里

    有趣的是,在《一生所爱》即将出版的时候,呼葱觅蒜的另一部作品《浮生绘梦》也紧接着要推出了,并于4月30日在杭州首发,这两本书都由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

    相比于《一生所爱》,《浮生绘梦》的内容覆盖面更广,这是呼葱觅蒜给影视剧画过的插画合集,里面也总结了粉丝呼声最高的作品。

    这部书以影视剧中的人物名字来命名篇章,作品涉及《花千骨》《步步惊心》《天龙八部》《老九门》《琅琊榜》《女医明妃传》《仙剑奇侠传》《青云志》《神雕侠侣》等我们熟悉的影视剧,才子佳人、仙侠志怪,全都以“无脸”登场,而作者本人对这些影视剧也表示都“一一追过”。

    除去那些热门剧以外,林青霞版的东方不败也在其中,呼葱觅蒜说,“我最喜欢东方不败身上的霸气性格,那种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的感觉能在当时的电影里拍出来十分难得,那个时代的演员我也很喜欢,值得反复回味。”

    而据她透露,在现实中自己其实是一个内里霸气的人,“因为我是大白羊嘛,我的霸气都放到了画里,平时有点压抑自己。”

    “王兄李兄”:

    王维李白碰撞出故事

    呼葱觅蒜的作品也不全是“无脸”的影视剧同人,她还有一部绘画小品“王兄李兄”,画的是唐代两位文豪王维和李白的趣事。

    据呼葱觅蒜介绍,历史上这两位大咖并无交集,但奇怪的是两人同年所生又同朝为官,平常圈子里互相接触的人也都差不多,诸如孟浩然、杜甫都是他俩的朋友,但王维和李白偏偏在历史上没有留下任何“故事”,后人分析是因为俩人都喜欢玉真公主才暗暗较劲。

    于是呼葱觅蒜就决定用画笔将这两个老头画在了一起,一个蠢萌,一个高冷。起初呼葱觅蒜只是在日常创作之余画着玩,没想到发到网上也备受网友喜欢,于是就慢慢画下来,故事内容比较日常,都是一些好玩的梗,往后还会加入一些新的人物和矛盾,目前已有将这部小品制作成表情包的计划。她说,“这部漫画不腐不基,是全年龄的漫画,也许在今年年底会出一部小漫画集,书中还会尝试交互式的体验。”

    画风

    不要太细致但求朦胧美

    呼葱觅蒜的古风画作并非凭空臆想,她对于古代的服饰花纹也有一些研究,诸如衣服不能左衽、皇帝龙袍上的纹路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她表示,“这些细节上的考究是基础,但是画起来却没必要太细致,因为走的是意境,不能够框死。”

    她说自己的画就像以前的老电影,虽然像素不高,但是有朦胧美,不像现在的高清镜头,一眼就能看到演员的缺点,所以一些女演员不得不戴美瞳,而电影拍得越具象,想象的空间就越少,这就会令观众感觉拍得不好。

    “比如要拍江湖,现在是动不动就几百人的大场面,但是以前会通过一两个人发生的某一个事件来表现,现在编剧又想得太多,每个人物都恨不得要有自己的故事,显得主角不突出,导致观众的分歧会增多。而过去想表达的就只有一件事,画面上就留有更多的想象空间,这跟我追求无脸画是一个道理的。”

    呼葱觅蒜还说,自己喜欢明代的画家仇英,他虽然擅长工笔画,但不是框得很死,一张画分成一个个小格子都能看好久,“我画画也是在追求国画中的散点透视,不是西方画的那种近大远小,所以画完了就隐隐有古风的感觉,颜色上也会追求传统色,避免现代才有的颜色。”信报记者 刘珲 刘杭

|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晨报|千龙网|北青网|竞网|北京地铁|联合辟谣平台|

北京日报报业集团主管主办   京ICP备13009244号   京新网备:201000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809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资质公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