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财经新闻

文化体育

周刊专刊

  • 信报官微
  • 读者俱乐部
第14版:主格·藏品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北京新闻

故宫“大隐于朝”的宝贝故事多
乾隆写诗如写日记
王萌

    紫禁城里藏了多少宝贝?以前只有皇上知道。不过,如今每隔一段时间,故宫就会“播报”藏品总数,新宝贝时不常的就会“冒出来”。最新数字显示,故宫藏宝已经超过186万件,它们中有掖在旮旯刚刚被发现的,还有经过细致梳理归档重新定名的。为了展示这些刚刚露脸的珍宝,故宫特别办了一场展览,讲述它们“大隐于朝”的故事。虽然目前展览已经结束,但感兴趣的朋友别遗憾,本期藏品我们就给大家介绍几件非常珍贵的宝贝。

    ■成果

    3年挖出55132件宝贝

    自1924年清室善后委员会成立至今,故宫博物院完成了5次大规模的藏品清理,每次的动静都很大。截至2016年12月31日故宫博物院的藏品总数为1862690件,这比三年前生生多出了55132件藏品,它们上至乾隆御稿,小到被褥、碎瓷片,都被工作人员认真归档。

    这些多出来的宝贝可不是凭空新增的,有些以前被放置于库房落灰、自然损坏,还有些“藏的”很隐蔽,躲在犄角旮旯里。在这次清理过程中“该修的修”“该归档的归档”,最后按部就班完成“数字化”,妥善保存。

    在展示中,有乾隆的御稿、金砖的样本,还有28箱旧存瓷器中的“精品”。专家说,别看它们刚刚“露脸”,这背后的故事与蕴含的“价值”不可估量。

    仅存的祭祀用品

    展厅中略显破旧的五卷白布用红绳规整的固定成一排,上面附着的黄签纸显示了它的“身份信息”:生产年代为宣统三年,名为“礼神帛”。话说,现在能在宫里见到这玩意,绝对是巧合,也是独一份,因为这种东西是祭祀专用品,生产出来以后,会随着宫里的祭祀活动被烧掉,然而可能这最后一批生产后,没来得及烧,皇帝就被赶出了皇宫,所以才被保留下来。

    专家说,帛就是专用于祭祀的名称,由官方制造,有的还在上面绣上精美的丝线织字。在清代制帛延续了明代五等,按祭祀对象的方位依次名为“苍”“白”“青”“黄”“赤”“黑”六色,上面织着满汉文字,如规格最高的天坛祭祀,圜丘正位用天青色郊祀制帛,配位用的就是这种白色奉先制帛,待祭祀完毕,就要随祝文供馔送燎所焚烧,所以如今还能看到这种规模的皇家祭祀用品,绝对要感谢“漏网之鱼”。

    官场腐败的物证

    截至2016年底,玄穹宝殿外南群房的740件衣料盒完成了清理工作。此次展出的4件匣子原先属于毓庆宫,经过清洗除尘,这些方方正正、专门用于装衣料的盒子恢复了当年光鲜。

    衣料俗称“尺头”,说白了就是衣服的半成品,裁出衣服的大致轮廓,织出或绣出衣服图案纹样,并配上尚未缝缀的衣袖、衣领、衣襟。清宫档案记载,皇帝常将这种半成品赏赐给臣下,受赏的使用者就能根据自己身形的高矮胖瘦,再制成合身的衣服。除了赏赐,各地官员也以这种半成品的衣物进呈宫廷。清代官场间,也把它们当成礼品相互馈赠。然而衣料再豪华也就那几样,所以为了体现“金贵”和“诚意”,送礼的就在外包装上下功夫,久而久之里面的“内容”平淡无奇,反而是靠外面来分辨它的价值,考究的包装可达数层,用料也极尽奢侈。

    以此次展出的衣料匣来看,有楠木的、红木雕纹饰的,还有黑漆描金云龙纹饰的。

    随时随地要写诗

    下雨写诗、过节写诗、南巡写诗……皇帝中,乾隆爷绝对是个“诗迷”,一生作诗43000首。他最爱在一种长条纸上留下手书,再按年份由下位“打包”保存在剔红云龙纹箱内,稿箱上注有“乾隆御稿”,也因此把这些手写的“小纸条”命名为“乾隆御稿”,这其中也分为两种:一种是朱笔的御笔稿,还有墨笔的大臣誊写稿。

    此次展出的包括装着它们的红色大箱子,还有部分御稿原件。仔细看这些诗文,感觉乾隆爷时刻都在作诗、留书,有点像“日记”。看了黄公望和赵孟頫的画好,一定要夸上一夸,然后作诗两首;为悼念已故皇后富察氏,也要留诗一首。

    商代的占卜记录

    甲骨是指商代中晚期刻有文字的龟甲兽骨等。1899年开始被世人认识并收藏研究。上面的文字以商王及其宗族的占卜记录为主,涉及天文、历法、地理、战争、祭祀、田猎等。

    故宫收藏甲骨总数初步统计有22463件,收藏数量在世界上占第三位。此次展示的就是完成照相、拓片、摹文等整理工作的代表,通过研究古人利用甲骨卜问的内容也被一一揭晓,像“刻辞牛骨”上就记录着卜问祭祀先祖需要多少祭品;还有向先祖、神灵祈祷风调雨顺,以及问是否率弓箭手部队追击的,总之“有大面上的”也有极为琐碎的。

    不是金子但很贵

    金砖是明清时期专供紫禁城宫殿建筑使用的一种高品质铺地方砖,叫金砖,可不是金色,也不是金子做的,而是一种黑色的方砖。这种产自苏州、松江等地的皇家用专从选土练泥至最后出窑磨光,往往需要1年半的时间,费工费时,成本很高。金砖烧制成后由水路运至北京,因其质地坚细,敲之若金属般铿然有声,故名金砖。

    此次展示的这块藏砖,根据其侧面刻着的“嘉庆”款,以及相关信息可以追溯到由谁烧制,出自哪个地方,所以它也成为皇宫金砖的“标本”。信报记者 王萌/文 苏冠名/摄

|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晨报|千龙网|北青网|竞网|北京地铁|联合辟谣平台|

北京日报报业集团主管主办   京ICP备13009244号   京新网备:201000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809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资质公示|